夫诸

【叶蓝】《五年高考三年爱情》。

啊啊啊啊找到啦!!!!!

Ketsunana:


  • 高考零分作文,交卷!


  • 高考在即,再当一回高考生,大家加油!









01




蓝河将脑袋从堆的快要捅破教室顶的书堆中抬起头,两眼底下荡着巨大的黑眼圈,一脸我欲乘风归去的模样。


“不行了,这道题太难了……!我感觉再想下去我头发都要掉光了!”


“掉光了是小事,重点是会影响你的美丽值,对不对?”




叶修倒是老神在在的边做题边转着笔,还有心情跟他搭话,同时飞快的又是写完了新增加的题目内容,蓝河看他书本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一大片的方程式和解析,气得一口将叶修手里的笔叼走。


“……哎你干啥呢,属狗的啊?还叼人笔?”叶修被拿了笔也不生气,笑吟吟地看着同桌一脸郁闷的表情。


“我心里不平衡,咱们是同桌,说好的友好友爱互帮互助呢?我做不出来,你也应该说你做不出来。”


“这题目很难吗?”叶修抖了抖手里厚厚的习题集问道。


“拜托!不难吗!这可是 ‘五年模拟三年高考’!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就是岳不群偷到的《葵花宝典》!就是禁书!江湖人士听闻此秘籍个个闻风丧胆!兄台,劝你改邪归正,早日放下屠笔,立志咸鱼。”




叶修看蓝河一脸正经的模样笑出了声,于是伸出手在对方的脑门上揉了一圈,将他细碎的刘海揉成一团翘毛,有股乱糟糟的可爱。


“没事,考不上大学也没关系,跟哥混,保你后半辈子衣食无忧。”


“……谁说我考不上大学!我只是考不到跟你一样好的大学而已!”蓝河纠正了叶修的措辞之后,才反应过来刚才对方许了什么不得了的承诺。


“你……你刚说什么?叫我跟你混?你要养我?”然后蓝河捂着胸口,假装可怜害羞的看了一眼叶修,继续演戏,“你……你难道要金屋藏娇……要把别人关在不见天日的地方做你的小童养媳吗?”




什么跟什么,想象力这么丰富,难怪语文分数那么高,每天都把时间用在离奇狗血的小说上面了吧,若是换做别人,叶修肯定把对方怼成筛子,但是面对这个友好了三年的同桌,叶修终究是私心作祟。


他一手拿过了蓝河手里的笔,侧过半张脸,两眼看着前面黑板上写着的“高考倒计时”,窗外的碎光落在他眼里,他的表情如此刻温情无限的午后,溢着暖洋洋的懒。


“那我可得好好努力,将来买个大房子,否则都不够你撒欢跑的。”




02




叶修和蓝河一人拿着一瓶玻璃可乐边走边喝。


操场喧哗声不断,篮球少年们依旧不遗余力的吸引着女孩们的尖叫和粉丝的口哨声,吃饱喝足的蓝河看到那些篮球少年一蹦三尺高来个大灌篮的时候,他就觉得刚塞满的胃在隐隐作痛。


他瞟了一眼身边的叶修,高一的时候,叶修还跟自己差不多高,但是转眼之间,三年一晃而过,叶修竟是直愣愣的比自己高出了几公分,现在玩木头人游戏的时候还需要稍稍提高自己的视线水平,才能和对方对上眼。


叶修依旧专注的喝着手里的可乐,蓝河的视线稍稍上移,发现他的头发有些长了,刘海都开始遮眼,这可不行,叶修的眼睛那么好看,挡住了多可惜。




蓝河正要开口说我陪你去剪头发吧,一个模样清秀的女孩冲了过来,一封情书递到了叶修面前。女孩梳着挽发,笑的温柔腼腆,她手里拿着一封信还有一个小盒子。


“叶修……这个是我亲手做的……给你……啊这个是信……希望你收下……祝你……祝你高考顺利!我会努力,考上和你一样的大学的!”


这话听得蓝河不太舒服,我也想和叶修考一样的大学啊,但那可是一本,是重点大学,咱们能说考就考到吗?


讲完那些话,女孩也不等叶修反应,东西往他怀里一塞转身就跑,叶修拿着东西有些无奈,于是一起推到蓝河手上。


“哎,跑得那么快。我不吃甜食的,呐,你拿去吃。”


拿着小盒子的蓝河又看了一眼上面的信,怀疑地问道:“那信你不拿去看看吗?”


“有什么看的?你好奇自己看呗。”叶修喝完了手里的可乐,觉得还没缓解口渴,又是直接拿过了蓝河手里未喝完的玻璃杯,就着吸管直接喝。


蓝河没有在乎那么多,他脑子里还是那个女孩子的身影,于是他继续不死心的问:“人家特地这个时候跟你告白,还跟你说要考一样的大学,你要是答应了,就……”


“就什么啊?比翼双飞连理枝?我又不喜欢她。”


“那你……那你喜欢谁啊?”蓝河完全被思路牵着走了,想想这三年来,朝叶修告白的女孩不计其数,但他压根就没一个感兴趣的,每天就和自己这样一个男子汉厮混在一起,也是奇了怪了。




“……你在意这个?”叶修眯起眼睛,他认真看人的时候眼神有些危险,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你,像是露出一口獠牙的狼,将氛围都变得莫名紧张。


蓝河吞咽了一口口水,喉结上下滚动,叶修的眼神也随着那弧度轨迹跟着移动,但蓝河完全没意识到,他突然松了一口气的搂住了叶修的肩膀。


“那太好了!你可别在高考前突然脱单!你知道我是最讨厌兄弟喂狗粮的!咱们的女朋友是 ‘五年模拟三年高考’,这是初心啊!你可不能变!来!干杯!为我们共同的女朋友!”




少年眉飞色舞,阳光映着他朝气蓬勃的脸庞,叶修任由对方搂着自己,在这一片大好时光,在这一片青春盎然。


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但身边那个他依旧是他。




03




当志愿填报书发下来的时候,蓝河在动笔之前就一直盯着叶修,直到他写下学校的名字。


“B大……你真厉害……我真是可望不可及……”蓝河叹了口气,看着自己空白的志愿书,有些颓废。


末了,突然想起什么,开始奋笔疾书,在那白纸上挥洒笔墨。


“你报哪里?”叶修探身过来,却被蓝河迅速遮住,他嘴巴朝着叶修努努,示意他一边去别偷看。




“你都看了我的,我还不能看你的吗?不公平。”


“从你能完整做完那套题海所有的题目开始,咱们之间就存在着不公平,但每次都是我觉得不公平,今天换你,抵消,我平衡了。”


见蓝河并没有给自己看的打算,叶修也没有强求。


蓝河见叶修没有强行偷看,于是继续弓着腰趴在桌上写写画画,间歇性的抬头检查叶修有没有偷瞄。




落日的光洒进教室,他耳朵边到后颈处都泛着微微的红,像是晚霞早去,像是晨露袭来,那画面最终像是一幅藏了多年的画卷,在静谧的气氛里化成薄雾一般的景,叶修刚想伸手去碰的时候,下课铃就响了起来,蓝河如获大赦一般就跳了起来。




叶修骑着脚踏车停在一边,蓝河一脸忧郁的蹲在地上,在包里翻翻找找,然后一脸绝望的抬头看着停在一边的叶修。


“完蛋了,老大,我的命根子不见了。”


“那是要完蛋,脱掉裤子让我检查一下,怎么不见的?”


蓝河悲愤交加外加捶胸顿足。


“我的 ‘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是谁偷了我的!偷了我智慧的指路人!偷了我命运的启明星!”蓝河这一番嚎叫引了不少人驻足观望,他觉得自己丢脸了,于是怂成一颗球躲到叶修背后,企图让叶修帮自己挡住这些万箭穿心的视线。




“行了,文科生,诗作完了没?拿去,后面那些我没写,你可以先做。”


“你为什么不做?”蓝河疑惑的问道,在叶修要开口前立刻手心一伸挡住,“不,你还是别说了,说出来的内容可能让我羞愧致死,考虑我的人身安全,你还是闭嘴的好。”


于是他喜滋滋的将叶修的习题集塞进自己的书包里,还一脸得意的哼着歌,调子差不多就是学霸之气加之我身,学海无涯紫气东来。




“开心了吧?开心了就赶紧走了,我快饿死了啊蓝学神。”叶修一说完,蓝河就一声我来也“蹭”的跳上了叶修自行车的后座,然后晃动着两条腿示意他快走,今天蓝哥哥买单请客。


叶修对这家伙一脸无奈的笑了笑,脚上一个用力,轮子就呼啦啦转了起来,蓝河差点没坐稳,立刻反应敏捷的两手紧紧抱住叶修的腰,喊了一声。




“怎么着,没摔下去啊?”下坡路叶修骑的飞快,夏季的晚风扫过他的鬓角,再到袖口,再到那吹开的衬衫下摆,后面坐着笑的干净阳光的蓝河。


“那可不是!你蓝哥哥稳如泰山!”


“刚才丢了一本习题集就仿佛丢了命根子一样的人是谁?人猿泰山?”


“哎!不能较真,这叫苦中作乐!这日子过得这么压抑,我不自得其乐一些,还怎么熬过这非人的日子啊!”


“那……看这招!”




叶修一说完,龙头就故意恶劣的摆动起来,轮胎压过凸起的小石子,一条本来平坦的路骑成了速度与激情的争霸赛一般,后座的蓝河立刻搂着叶修的腰夸张的大喊。


“这……难道就是江湖失传多年的 ‘Z字抖动’!”


“蓝兄好眼力啊!”


“看我这招!银光落刃!”后座本身就颠簸,蓝河还不老实的伸出手挠叶修的痒痒肉,笑的打嗝。




结果两个人都从车上栽了下来,他们被身后巨轮一般的夕阳映的全身发烫,两张年轻的脸笑成喘息不能的模样,路过的老奶奶嗔怪的骂了一句,类似就是现在的小崽子真是爱玩。




他们复又跨上车,继续嬉笑打闹,嘴里喊着奇怪的武术绝学的名字,小小的喜悦在沉重的压力下膨胀成饱满的气球,成为三年来最难忘的风景。




04




当模拟考的成绩发下来的时候,蓝河垂头丧气的趴在了桌上,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了,但是可能自己真的就不是一块读书的料,所以当他看见叶修第一名的榜单再次在全校公屏上揭晓的时候,他有些丧气的将自己包裹成一个完整的蛋,躲了起来。


叶修在学校的天台顶上找到了这颗蛋,刚爬上楼的叶修还有些气喘。他看着面前不动如山的蛋,有些好笑有些心疼。




“干嘛?在这练偷偷武林绝学呢?降龙十八掌到哪一步了?”叶修揶揄道,在蓝河身边坐了下来,天台的风吹的人身心愉悦,哪怕夏季已经接近燥热和不安,但是这个地方总是让人意外的冷静下来。


“……我是不是,不适合读书?我觉得,读书就好像在强/暴我的思想,我想反抗!”


“人都有适合或者不适合,干嘛那么强求呢?”


“不,我妈说,未来是高级知识分子的天下,没有学历,没有文凭,就只能干体力活,只能给别人打工。高考是一条独木桥,你看你,八人大轿抬着你都能过去,但是我就不行,我步履维艰,踮着脚尖走都快被挤下来了,还要垂死一般抱着那要裂掉的壁垣,凄凄惨惨戚戚。”


“你看,你写文不是挺好的嘛,未来考个公务员,干干溜须拍马的事也行啊不是?”


“你蓝哥哥是那样的人吗?!我要为中华崛起而读书,为天下不公之事撰笔!敲响战鼓,鸣冤叫屈!写尽天下辛酸事,书尽人间真性情!”


“……我看你心情可没有不好。”


“不,我心情糟透了。”一被戳蓝河就焉了,他委屈的并拢了膝盖,像是淋了一场大雨的小猫,看起来特别可怜兮兮,“你说,我会不会没有考上大学,从此以后一蹶不振,走上违/法/犯/罪道路,成为市井小混混啊?”




“……你想的还真不是一般的多,人生有那么容易穷途末路吗?这只是你人生中小小的一个客栈,别把它当成归宿了。认真的学,认真的活,失败也认真,错误也认真,你在这一趟努力中奋力拼搏,不枉此行了。”




恰好天台刮起了北风,吹散了眼前迷雾,吹走了身心焦躁,蓝河直觉心里某块地方脱胎换骨一般成长。


他看着叶修修长的睫毛在面前眨啊眨,眼弯淌着浓烈沸腾的希望,那些话像是在心里也敲开了一个小口,徐徐吹进清凉的风,明明身心都舒展开了,他却觉得眼眶一热。




“叶修!你对我真好!”


说完蓝河一脸感动的抱住了叶修,手臂绕过肩膀将后背紧紧搂住,传来对方熟悉又高热的体温。


嬉笑打闹的场合总是很多,但此刻的肌肤相亲,让胸口被对方缠上了凶猛的火焰,噼里啪啦烧掉了一长段的引线。在这个夏天,那份小小的喜悦最终膨胀成满心欢喜的气球,然后在某一刻突然爆炸飞上天空,从里飞出穷尽一生都要追寻的烟火。




“对你好要回报的,知道怎么讨好我吗?”


“……送你一本新的 ‘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05




当老师让蓝河站起来朗诵自己的作文的时候,蓝河不好意思的挠头,但他没法推拒老师的要求,于是只能硬着头皮念下去。


“题目是《顽固》,高考的这三年,我想会是我永生难忘的这三年吧。”


“三年来,我学会了很多,也成长了很多,有时候觉得自己负重前行,承担不起别人的期望和自己的自尊心,所以在黑暗和混沌中,步履维艰,如履薄冰。”


“后来有人告诉我,这或许不是人生的全部,我们总是将自己的一生轻易的下赌注,但其实旅途之后还是旅途,人生几十亿万步,你会走到哪里,都是你的选择和努力的结果。但那都不是你的归宿。”


“我们觉得高考昏暗无边,总以为熬过去人生都将一片美好。但其实,未来的我们还有大学,还有工作,还有漫长又艰难的一生要跨过,遇到很多人,失去很多人,经历很多人,欢喜,痛苦,绝望,执着,疼痛,希望,这都是和生命顽固同行的内容。”


“我们都是无名小卒,吃久违的苦,尝青涩的甜,和所有的不如意和平相处,这样过去许多年,你再回望的时候,你会特别怀念最初的你。”


“十几岁的我们,站在人生风起云涌的路口,一心只盼望着快点长大,其实有些感受,这辈子也只能体会那么一次,做一个倔强顽固的人,认真的活着,认真的学习,失败也认真,失望也认真。”


“反正末路也是一条出路,反正人生几十亿万步,脚印全都是身外物。”


所以怕什么呢?




叶修的眼里流动着温暖平和的光,像是照亮了雾霭满天的岁月。


蓝河朝着叶修比出了嘴形,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但是叶修却心下了然,蓝河坐下来之后,他轻轻的靠了过去。


在桌子底下,手指轻轻勾起了对方的手,慢慢地,一步一步,彼此交握。


最终牵成十指相扣的模样。




06




等到这么过了许多年,26岁的蓝河从书架最顶层的箱子里翻出了那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他有些吃惊的打开,发现这本还是当时自己掉了的那本,怎么找也找不到,怎么会在这里翻出来。


里面的书页已经泛黄,圆珠笔的痕迹还是那么清晰,那个时候的做题思路,突然跃然纸上,蓝河的思绪一瞬间飘回了那些年,想起了自己特别丢脸的站在人群中朗诵着现在看来有些中二病的内容,然后他突然翻到了书页的最后,那不是属于自己的字迹。




字迹清秀分明,笔锋凌厉。


“还以为你这家伙做完题就能看到我给你做的方程式,结果你还是没做完这套题,不过没关系,你总有一天会知道。”


“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十年我都陪着你。”


“反正末路也是一条出路,反正人生几十亿万步,脚印全都是身外物。”




恰好玄关的门被打开,叶修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小蓝啊,我回来啦,累死我了,有什么好吃的吗?”




蓝河抱着那本习题集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叶修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他看了看,还是现在的蓝河,但为什么和多年前的他那么相像呢?就像他从来没老去过,从来没有离开过。


“你当初那句告白,原来是真的啊?”




蓝河笑出了声,岁月削尖了彼此的脸骨,却没挫掉一身傲骨,他们在成人的世界依旧努力认真的活着,执着又顽固,从不肯舍弃自己一丝一毫的初心。


相伴多年,最终守护成爱情最美的模样。




他们站在落地窗前彼此对视,阳光氤氲藏起了他们的脸。


“你说,好好养我,金屋藏娇,看来是动真格的啊?”


“那当然了,我不好好努力的话,怎么买这个大房子,我说过,要让你撒欢跑的吧?”




07




可是谁都没有为了谁委曲求全,他们并肩熬过那些年看起来昏天暗地的生活,在转型的世界里经受刻薄和冷暖,看淡成人世界的大喜大悲,就像是做完了一套又一套厚重的练习题,最后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人生做题方法。




如果你解不开你现在这道题,没什么好怕的。


生活终究会让你成为倔强坚韧的人。


你要做的,就是这一生,都将认真且执着。




End




部分台词出自五月天——《脱胎换骨》。


然后我不是高考生……噗我加油也没用,我已经是条咸鱼了……

评论

热度(725)